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--现状篇

2017-10-20 23:39

  《我是歌手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真正男子汉》......还要我们继续往下数吗?在这种大规模的模式引进并复制成功的氛围下,《贵圈》再也坐不住了。

  继去年完成对韩国电影、电视剧、造星机制的深度揭秘后,《贵圈》小分队一行4人再度杀向思密达“取经”,力求完成对韩国娱乐调查的最后一块拼图——韩国综艺。我们突破重重“防线个月开始筹备,采访了有着韩国第一PD之称、“花样”系列节目的制作人石、CJ E&M公司tvN节目模式研发部部长黄振宇、SBS台《丛林的》的制片人郑舜泳、《Running Man》热门嘉宾金钟国等圈内人士,以及作为观众代表的留学生小毛和他的韩国同学们……针对韩国综艺生产的链条,我们任何一个零件都不想放过。

  作为本次系列调查的第一发,我们先带大家实地感受韩国综艺节目的发展现状,看看他们在播什么,在热什么,和国内综艺节目比起来又有什么不同。【原文】

  飞往首尔只要两个小时,抵达之后在机场前往采访地的车上,留学生小毛(化名)和记者聊起天来。他好奇国内观众现在都喜欢看哪些综艺节目,听记者描述完,他略显惊讶地说:“《爸爸,我们去哪儿》在韩国已经停播啦,《Running Man》最近收视也一直不好,估计快播不下去了。”而《Running Man》的中国版《奔跑吧兄弟》第二季刚开始,每周都能掀起收视,时观众蜂拥围观,恨不得连树上都挂满了人。

  韩国版《爸爸我们去哪儿》在2年后,于今年1月4日完成了最后一次旅行,正式停播。这档节目曾开创了韩国亲子户外游的先河,在期间最高收视份额曾一度达到18%。(注:收视份额不同于收视率,指某地区观看某节目的观众人数和正在观看电视的总人数的比值,韩国公布的收视数据都是指收视份额)然而,随着跟风节目的陆续上马,同类型节目竞争加剧;再加上每周一播、全年无休的节目形式,使爸爸们有些跑不动了。

  我们从韩国同行处得知,从去年年中开始,该节目收视成绩明显下滑,一直到年末都毫无起色,本预定今年年初改版换血,却最终被要求下马。

  与之相同的还有《Running Man》,这档由“国民MC”刘在石领军的户外运动真人秀也是从去年开始疲软,令死忠粉们都隐隐开始不安。4月20-26日这一周公布的收视份额仅有6.4%,列20名。

  那么,韩国综艺节目的时任王者又是谁?“《两天一夜》啊!收视率特别高,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追看这个节目!”小毛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。

  说来好笑,中国版的《两天一夜》一共播了两季:2013年,第一季四川卫视版的《明星家族的2天1夜》,收视从未破1;第二年,它就从四川卫视搬到了东方卫视,尽管有“肌肉叔”张丰毅、“好老公”张智霖加盟,观众依然不愿买单。而在韩国本土,原版的《两天一夜》却创造了综艺收视神线%的收视份额,这个数字直接秒杀了师奶们最爱看的肥皂剧。至今,它依然能保持韩国综艺霸主地位不,每期节目都有10%以上的收视成绩。

  除此之外,真正称得上“韩国骄傲”的,非运动竞技类节目《无限挑战》莫属。《一上有你》的制作人、资深韩娱专家马雪总结说,《无限挑战》里的综艺元素是现在很多节目的创意源头:把该节目中的野营部分出来就有了《两天一夜》;把亲子关系加入《两天一夜》,就有了《爸爸去哪儿》;爸爸们不出门了,就是《超人回来了》…… CJ E&M公司tvN节目模式研发部部长黄振宇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,就曾自豪地表示“《无限挑战》是我们大韩的骄傲,10年,它已成了观众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  2015年4月23日,《无限挑战》度过了自己的10岁生日,这档曾被认为“最傻创意”的节目,在平均寿命不到2年的韩国综艺阵营中,显得独树一帜。最早的游戏环节中,艺人们曾被要求蹲在桑拿房的地板上,想方设法地用毛巾擦干地上的水。“这种举动多傻呀,可观众们在演员的同时,也产生了浓浓的优越感,‘连这些傻瓜们都还努力地活着,更何况我们’。这便是这个节目的魅力所在。”曾任职SBS的制片人杨熏植还透露,一个韩国艺人如果接到了《无限挑战》的演出邀请,是光耀门楣的大事,必须排除万难上通告。今年3月,央视与灿星联手拿下了该节目的中国版权,不久就会在国内荧屏上和观众见面。

  介绍完韩国最热的综艺节目,我们来普及下它们的平台。在这个和我们一衣带水的国家内,一共设有3家免费公共——KBS、SBS和MBC,和若干收费的台。无论是财力雄厚的公共台,还是自负盈亏的台,高层们都有个普遍认知:“在韩国,综艺节目无论是地位还是收视成绩,都很难赶上电视剧。”

  即便是这样,一周7天,韩国6大知名频道为全国5000多万电视观众制作的综艺节目仍然有60档之多。

  从我们整理出的韩国6大频道一周综艺排播表中不难看出,和中国综艺荧屏相同,亲子和户外两大类型仍是各大主打。一方面,《爸爸去哪儿》停播后,同样表现父女关系的《拜托老爸》迅速补档,《超人回来了》、《Oh My Baby》等节目持续发力,连类似早年蔡康永主持的《两代电力公司》的亲子谈话类节目《同床异梦没关系》也有着不俗战绩。看来,无论中国还是韩国,孩子永远是最好的谈资。

  另一方面,自从《无限挑战》打开户外真人秀的大门后,韩国人民再也没能停止对此类节目的热爱。《两天一夜》、《丛林的》、《无限挑战》常年盘踞收视率的前五名。用《丛林的》制作人郑舜泳的话说:“国民就喜欢看到艺人们的形象反转,像变成邋遢的女汉子,不健壮的艺人接受挑战等。”换言之,你虐明星千百遍,观众才待你如初恋。

  当我们以为“亲子+户外”就是韩国综艺的本质时,韩国台的付费节目却再一次帮我们重塑了三观!这两年,韩国人民的想象力已经飞速赶上了日本,各种yy、整蛊、高智商均手到擒来。明星和明星恋爱不稀奇,可你见过明星和观众的第一视角恋爱养成节目么?答题类的益智节目太easy,可你见过重现罪案现场的刑侦推理节目么?快坐好,让《贵圈》来告诉你!

  如果说《和你在一起》是用假想再婚秒杀了《我们结婚了》,那么《我独自恋爱中》就是碾压所有“代理满足”(帮助观众满足愿望,比如与明星恋爱)的综艺节目,因为,它是第一人称设定!韩国JTBC的《我独自恋爱中》打破了以往明星双人Couple的设定,让明星独自在荧幕中,对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做出各种情侣间的亲昵动作。也就是说,电视机里的Ta只属于电视机前的你,Ta会对你说情话、道晚安,对着镜头抚摸你、亲吻你,节目后培养了一批“舔屏粉”。

  如果这还算不上脑洞大开的话,模拟神秘事件现场,邀请嘉宾“柯南”,一边摆脱自身嫌疑,一边查出真正凶手,算不算?被誉为首个RPG推理游戏的《犯罪现场》目前已经播到了第二季,大家熟悉的SJ-M的Henry、CNBLUE的姜敏赫、EXO的XIUMIN等明星都已经分别在“女学生美术室事件”、“电影拍摄现场事件”、“经纪公司事件”中秀过了智商,是不是很有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》的即视感?

  由于付费才能观看,韩国台的尺度往往令人叹为观止,《魔女狩猎》和《SNL Korea》就轻易贴上了“19禁”的标签。我们在首尔的酒店里怀着“严肃”学习的心情观摩了这两档节目,前者集结男女嘉宾“深度剖析”女性,“第一眼会看女性的哪个部位?”、“你的国家有没有Motel?”都是可以敞开聊的;后者堪称综艺界的“低俗喜剧”,在模拟的车厢里大跳钢管舞、另类摔跤演示不同姿势,口味不可谓不重。

  通过一周的观察,我们发现在韩国除了类似央视一套的KBS1外,其他重要频道每周都要分别消化10档以上的综艺节目。其中,绝大部分都是一周一播,于是乎,节目的编排变得尤为重要。尽管这两年韩国综艺节目作为荧屏新贵势头勇猛,但仍挡不住老牌劲旅——新闻和韩剧的。为了避其锋芒,韩国综艺人想出了自己的妙招。

  纵观韩国综艺节目表,无论是SBS、KBS2之类的公共台,还是tvN、JTBC这样的点的黄金档——这个家务做完、孩子没睡的时间段——都是要留给新闻和电视剧的。

  而21点过后,便是综艺节目的天下。公共台的high点来得早一些,像SBS、KBS2台20:55几乎就已经撒开大网。台则稍晚一些,JTBC、tvN在21:40也会准时加入综艺阵营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增加晚间综艺档期的仪式感,近些年,韩国综艺已经很少单打独斗了,哪怕是工作日,各台的综艺节目也不会单个出现,“双拼”是必须的。谈话类、益智类、婚恋类、揭秘类、旅行类两两混搭,大有百花齐放的架势。

  深夜的23点,你以为观众都该洗洗睡了?韩国却依然兴致勃勃地播着各类节目,并且都是首播。那个在桑拿房一聊就是8年的《Happy Together》,中国观众一定不陌生。

  周六、周日对于电视人来说都是的,韩国也不例外。除了每晚21点的综艺黄金时段,韩国的还在周末的下午开辟了第二战场。你能想象《我们结婚了》、《超人回来了》等热门节目,它们在韩国的时间竟然是下午17点吗?当我们还在冥思苦想“晚上吃什么?去哪吃”的时候,韩国的周末综艺大战已经拉开了序幕。

  SBS台《丛林的》的制片人郑舜泳向腾讯娱乐记者介绍了韩国综艺节目特有的“周日主题套播模式”——KBS2“快乐星期天”、MBC“星期天之夜”、SBS“最好星期天”。光听到名字,或许很多的国内观众都觉得陌生,但如果我告诉你“欢乐星期天”就是《两天一夜》+《超人回来了》;“星期天之夜”就是《蒙面歌王》和《真正男子汉》,《拜托老爸》和《Running Man》有个共同的名字,叫做“最好星期天”,你一定会恍然大悟。

  要知道,在韩国的综艺节目排播表上,周日的节目名称只以主题的形式出现,不体现单独名字,甚至连很多对外发布的收视排行也是两档统一计算。如今,周末套播模式已是三大公共台的兵家必争之地。如果有人问:韩国综艺哪家强?一周7天看周末,周末两天看套播。

  看过中国版《跑男》的观众,都会为其超豪华嘉宾阵容所倾倒。邓超、李晨、Angelababy等人的固定7人组合,再加上范冰冰、黄晓明、韩庚等一线大咖的单期客串,让《跑男》热度不段升温。但追根溯源去韩国,他们的综艺嘉宾构成却显得分量不重,基本是以“Gag Man+歌手”的形式组成。所谓Gag Man,转换成中文,可以理解成搞笑艺人,也就是谐星,他们在节目中大都以“MC”(类似主持人,负责带动现场气氛)的身份出现,是一档综艺节目里绝对的“带头大哥”。而其他的固定嘉宾则多为歌手出道的艺人——新人或者已过气。如果有观众想在韩综里寻找超一线明星的身影,除非你有足够的耐心,扒出偶像出道时参加的节目资料,要么就只能在自己的梦中无限畅想啦。

  韩国知名演员车胜元,在其还未走红前曾短暂地参与过综艺节目《家族诞生》的,他在后来的访问中曾提到一件往事:有一次,刘在石因为汽车抛锚被困在上,无法准时赶往节目现场,直到开始2小时后他才现身。车胜元形容那2个小时“简直”——节奏混乱、嘉宾状态松散,进程一度停滞。然而,当“MC刘”一出现,就仿佛《烈火雄心》里的救火队员,立刻Hold住了全场。

  不用怀疑,这就是Gag Man的威力,也不用怀疑,Gag Man翘楚刘在石正是韩国当之无愧的“国民MC”。tvN模式创意部部长黄振宇不无“哀怨”地告诉我们:“像刘在石这样的大咖,我们台是有钱也请不来的。”只有像MBC、KBS这样实力雄厚的公共台才请得动他。

  去年底,韩国一家知名调查机构,对境内年满13周岁的1703名观众进行抽样调查,刘在石以43.3%的支持率成功问鼎“2014年度发光的Gag Man”。同一个调查中,电视剧演员的第一名是金秀贤,而电影界则是崔岷植夺冠。

  提起韩国MC,除了刘在石以外,韩国的制作人们还向我们提起了以下几个名字:姜虎东——摔跤选手中最会搞笑的,搞笑艺人中最会摔跤的;申东烨——这两年,他在韩国的身价已经直逼刘在石;金炳万——他最为人们熟知的就是《金炳万的丛林》,被观众们誉为“韩国贝尔”(贝尔是美国《荒野》节目的主持人,世界著名的野外大师),这个“屹立在食物链顶端”(吃过的食物类型太过惊人)的男子,目前正在参加东方卫视《生活大爆笑》的。

  在韩国演艺圈,有着自己的,歌手综艺咖电视演员,电影演员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。最底层的基石通常以歌手为主,他们通过参加综艺节目提高知名度,之后才有机会接拍电视剧,成为演员。无论是早年的、东方神起、Super Junior、李胜基,还是现在的MissA 、T-ara、EXO,都不可避免地要经过这一段。在发布会间隙,被我们抓来采访的歌手金钟国则友情提醒:哪怕再多的综艺节目,歌手顶多变成综艺咖,却仍然不会变成Gag Man。因此,他一再强调:“我上节目,只是以歌手的身份宣传自己。”Gag Man可以说是韩国综艺界的专业人士,刘在石、姜虎东、申东烨等人,一入行,就在这条上矢志不渝地走着。

  另外,中国综艺节目中“巨星加盟”这样的宣传辞令,在韩国综艺界几乎是绝迹的,因为韩国本土认可度高的超一线大牌基本不上综艺节目。即便有些当红艺人因为作品宣传临时加盟,数量也不是很多。“那些超大牌艺人几乎每天都在,电影、电视、音乐、广告,观众们不需要通过综艺节目看到他们。”杨熏植这样解释韩国国民的欣赏习惯。当然也有例外,如果节目的制作人或者MC刚好有大牌的明星好友,友情客串的事还是有可能发生的。

  综艺节目表面上靠艺人抢收视,但最终博弈的还是广告收入。在这件事上,《贵圈》小分队不得不赞叹韩国人的“讲原则”。在韩国,对于电视广告有着严格的,包括播放广告的数量、节目中露出的范围等。此次走访韩国,我们最大的之一,就是韩国制作团队“水过了无痕”的软植入。有趣的是,综艺节目虽不能大张旗鼓地植入广告,但“琵琶半遮面”的效果反而让观众们爱上了“猜品牌”的游戏。

  在和资深制作人郑舜泳谈天的过程中,他介绍韩国的综艺节目是没有商业冠名的,一档节目的商业价值完全体现在它的广告率上。他提到了自家节目——《丛林的》的广告率是100%。什么是广告率?法律在每一档韩国综艺节目的播前与播后,最多可以24支广告,前后各12支。如果全部满档,就可以自豪地称“广告率100%”,这也是制作组最值得显摆的数据之一。

  24支广告虽然不算小数目,但也只能“一次播个够”,节目时,是不允许有任何广告出现的。因此,在韩国收看节目,几乎很难找到尿点。而在国内,越是重头的节目,广告越多,尤其是临近结尾处,广告频繁插入——即便离节目结束只剩1分钟,的编导们也能毫不手软的插入45秒广告。广告回来后,一句“我们下期节目再见”便向观众无情say goodbye。

  除了广告有,就连软植入也有精细:凡涉及文字的商标、logo,在电视上最多只能露出2个字母。于是,早起,喝一杯牛奶,特写;晴天,涂一点防晒霜,再特写;夜晚,吃一颗维生素,还是个特写——这些中国观众习以为常的广告植入方式,对韩国综艺节目来说,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。

  现在早已点亮新技能的韩国团队,往往在一个节目的策划阶段就已经预设:什么样的产品可以在什么样的场景植入,随时Ready,就等厂商自投罗网。杨熏植举了个例子,一家餐厅想要作为综艺节目的外景赞助,那么编剧组会在1个月前到餐厅进行观摩,根据实地情况设置脚本。比如在不妨碍节目进行的情况下,让摄影师“不小心”扫到店内标志性的物件——蓝色的屋顶、玻璃书架诸如此类。如此不直观的赞助,费用也是不菲,市场价大约在1亿到2亿韩元(约60万到120万人民币)之间,这还不是你有钱就一定能获得赞助身份,一切还是以符合节目内容为准。

  对于严格的植入,韩国的厂商们才不会坐以待毙,有一家饮用水制造商,早在设计外包装时,就想到了植入的可能性。所以,他们家水瓶设计得非常“Duang”,独特的曲线造型,哪怕不露Logo,也绝对不会让观众产生认知障碍。

  杨薰植还向我们透露了这样一件事:早前,韩版《Running Man》曾接受一家“N”打头的运动品牌赞助,不过不是植入节目本身,而是提供工作服给节目组。没想到就是这样,他们还是被围观群众拍下了照片上传网络。很快,这家户外运动品牌便大热了起来。

  韩国“猜品牌”的雷达从来不关机。一般一期热门综艺后,网友们就会自发搜索节目中的衣物、饰品、妆容和食物——这在中韩两国是一样一样的。但如果求而不得怎么办?国人可能就会上“某宝”找明星同款,但韩国观众更为犀利,他们会直接打电话给,要求工作人员公布品牌名称。

  此时此刻,鸡贼的厂商又跳了出来,打着“便民”的旗号,在自家产品的户外广告上标明“节目唯一指定产品”字样,但保质期只有半年——厂商和节目签约的周期就是6个月。时间一到合同重签,若是买卖不成了,贴金小广告则必须下架。

  走在首尔街头,我们发现和中国一样,年轻人基本成了“低头一族”,但细细观察一圈,似乎又不一样。原来,他们都在手机上看电视直播!韩国综艺的主流收视群,集中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。节奏飞快、压力巨大的他们,大半没法守在电视机前。于是,手机自带天线接收电视信号成了韩国一景。假若忙得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,那就只好……盗链中国视频网站。

  如果你有机会搭乘首尔的地铁,就能看到或坐或站的人们,几乎人手一台自带接收天线的“国产手机”,屏幕上正在直播的是各大电视频道和频率的节目。这种“用手机看电视”的DMB服务,日本早已有之,韩国从2005年后来居上,并用了10年的时间,让韩国国民养成了“边走边看”的好习惯。有点科幻意味的是,2014年9月起,韩国电视收视率将手机用户观看数据也收纳其中。也就是说,现在公布的收视排行,是电视用户和手机用户综合得出的。

  据中国留学生小毛介绍,在首都圈(即首尔及周边地区),一部韩产手机大约可以免费接收15-20个左右的电视频道和频率,离首尔越远,收到的频道越少。他曾经在试着搜索,竟然也能收到一个频道。如果需收看卫星频道,则要另外收费。

  同样需要收费的,还有“非国产手机”。由于没有外置天线,不能使用DMB技术,必须通过APP方式网络收看。以一款名为“HDTV”的APP为例,一个月只要收取约60元人民币的服务费,就可以实时收看各台节目了。至于网络流量资费,韩国是世界著名的网速快、费用低的国家,小毛说:“这个问题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  尽管手机直播这件事非常酷炫,但喜爱综艺节目的韩国年轻人,能赶上看直播也并不多。那么问题来了:无论是家用机顶盒、官网还是手机软件,在非时段,只有付费才能及时收看点播。

  点开手机APP界面,能够免费回看的综艺节目,基本都是3周前的,想看最新一期就需要付费。但是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那些既没赶上首播、,又舍不得付费观看的韩国观众,则“鸡贼”地选择盗链中国视频网站,收看漏网的综艺节目——要知道,视频网站免费播放电视节目在韩国是犯法的。

  “中国综艺的今天,就是10年前的韩国。”不止一位节目制作人这样说着。换言之,此番我们在韩国本土看到的关于综艺的一切——百家争鸣的节目类型、专业对口的综艺人才、突破常规的创意想象……可能都会在不久的将来映照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。

  “韩式”变“中式”的,不知有多长。只是,看过了韩国综艺肥沃土壤养育的或精采、或奇葩的节目后,是不是该挖一挖底下的根茎?下一期《贵圈》将拨开繁华的,探一探韩国综艺产业究竟是如何运作出一档优秀的“韩式节目”的。